最新消息 關於劇團 歷年作品 綠光商城 戲劇推廣 加入綠光 綠光知識
首頁 > 最新消息 > 媒體報導列表 > 舞台劇《押解》探索人性 真實社會縮影/醒報人物現場
媒體報導
2015-10-05 舞台劇《押解》探索人性 真實社會縮影/醒報人物現場

舞台劇《押解》探索人性 真實社會縮影-獨家專訪綠光劇團團長羅北安(20151004 醒報人物現場)

醒報編輯部 2015/10/05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羅北安(綠光劇團團長)
記錄:吳欣儒、陳韻如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今天很榮幸為您邀請到綠光劇團的團長羅北安,他既是演員又是導演,更是綠光劇團的靈魂人物。綠光最近要推出一部精采的戲叫做《《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這是屬於綠光劇團台灣文學劇場系列作品,是第三部曲。

羅北安:綠光劇團有很多系列,有人間條件系列、世界文學劇場、都會劇場等。這次是台灣文學劇場,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系列,台灣有很多文學家值得演出,讓大家回味。

問:這次是台灣文學劇場,聽說票已經賣光了?

羅北安:還有一點,因為10月10日連假,大家都出去玩,因此我們第二個星期還有一點點票。

問:這次演出有一位關鍵人物,就是吳念真導演,他是台灣文學劇場系列的固定編劇,這系列過去已經演過兩次,選出的兩位作家,一位是鄭清文的作品《清明時節》;另一位是王鼎鈞的作品《單身溫度》。都是我們從台灣文學取材,編成舞台劇,這次重點就是段彩華的作品《押解》。

請羅老師先跟我們談一下,吳念真老師為什麼會被你「勾引」來寫這齣劇?寫劇本很難啊,因為這些文學作品都很短,要把他寫成幾萬字的舞台劇是很難的,那念真為什麼會特別對這有興趣?

【吳念真飛蛾撲火】

羅北安:其實不是我們勾引他,《人間條件》是勾引他來做的,但《台灣文學劇場》是他飛蛾撲火,是吳念真自己提出來的。因為他本身也是文學家,他自己也很喜歡寫東西。他覺得在他年輕時曾影響過他的好作家漸漸凋零,他覺得很可惜。

現今年輕人不看書了,吳導就覺得很悶,那他就說:「好吧,你們不看書,那我就把適合改成舞台劇的台灣文學,變成舞台劇,讓你們欣賞。」這就是吳導做《台灣文學劇場》的初衷。這不是我勾引吳老師進來的,是他自己飛蛾撲火、自投羅網的。

【押解好笑又感人】
問:前面兩齣我都看了,非常精彩。舞台劇加上文學的味道,就是有一股淡淡的韻味。這次比較特別的是段彩華的《押解》,它是一個四千字小說改編舞台劇,您要不要介紹一下,這部劇有趣的情節在哪?

羅北安:《押解》其實和前兩部曲《清明時節》、《單身溫度》不太一樣。前兩部是蠻悲情的,溫馨悲情的,那這次吳念真導演,特別選了一部幽默的戲。段彩華老師在那個年代就是一位不一樣的作家,本身以黑色幽默作為他的創作基調。

《押解》的故事很簡單,就是從高雄,一個菜鳥警察要押解老扒手到台北應訊。這中間其實是一個陰謀,老扒手被關在高雄,台北有一個人去告他,其實是自己人告自己人。目的就是要劫囚,正好碰上了一位菜鳥警察負責押解。在這平快車的過程中,就鬧出了很多的笑話。

中間從嘉義、彰化、苗栗,一站站的都是扒手的手下,有很多的互動以及好玩的情節發生,基本上,第三部曲屬於一部從頭笑到尾的喜劇。

【扒手與警察迸出火花】
問:這中間,演員蠻重要的,誰演菜鳥警察,誰演老扒手?

羅北安:老扒手是從從、唐從聖。北藝大第九屆的全才演員。他會模仿、演戲、京劇武打,是個武丑。另一位菜鳥警察黃迪揚,北藝大23屆,他非常厲害。在未來兩年他一定會讓大家都知道他,他是可以one man show的演員。

問:這麼有經驗的演員要怎麼演菜鳥呢?

羅北安:我告訴他,他只能鬧笑話,他是要扮演冷面笑匠,他們倆位曾經合作過全民大劇團的戲,非常有默契。當初就告訴吳導,要演喜劇就是他們倆搭檔了。他們搭檔,不但好笑又有深度。

【演員間的化學作用】
問:我知道,吳導的戲一向很多人想演,連他兒子吳定謙都想演,結果讓從從與黃迪揚演出,為什麼?

羅北安:主要是他們太有默契了,年齡上就是非常符合,就是菜鳥警察與老扒手。我跟他們合作過,演員與演員間的化學作用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你把兩位好演員放在一起,如果沒有化學作用,搞不好也是白搭,這兩人太有默契了。

問:那他們倆會不會自創台詞,吳導能接受嗎?

羅北安:當然會,其實吳導是一位非常開放的導演,只要你在合理範圍內,隨你怎麼玩。一位好的演員是要自己會創造的,兩個小時的劇被他倆變成兩個半小時。非常推薦大家來看,綠光劇團很少做喜劇,這次真的很不一樣。

不過吳念真導演自己改編,也不會讓你從頭笑到尾,在彩排時,前面兩個小時可能就一直笑,最後20分鐘大家就哭出來了。因為雖然是喜劇,但在吳念真導演之下,他仍保有文學的基調。

問:《押解》是一個菜鳥警察與老扒手的故事。故事原型是由文學大師段彩華所寫。段彩華是跟朱心寧、司馬中原,並稱軍中三劍客,非常知名的前輩作家,可惜今年一月份因心臟病過世,享年82歲。所以吳念真導演非常遺憾,這位原型作者沒有機會來看這場舞台劇。

【段彩華看不到戲了】
聽說在前面綠光的台灣文學劇場裡,鄭清文是真正有在劇場看的;王鼎鈞在美國,因為不方便旅行,用DVD看的。那這次最遺憾了,段彩華沒有機會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改編在舞台上演出。

段彩華1933年生,是軍中作家,他18歲就以《幕後》這部小說獲得中華文藝獎,總共寫了30多部長短篇小說。最有名的是《上將的女兒》、《清明上河圖》,他的作品被稱作用西洋的技巧寫中國人的生活。他特別厲害的地方,是用蒙太奇手法來寫小說。

這部《押解》,之前原本吳念真、覃雲生有計畫拍成電影,向台灣鐵路局借火車。但早年鐵路局不借火車來拍扒手的片子,讓這部電影胎死腹中,感謝綠光劇團讓這部小說可以在舞台上重現。

【用心做景演最好的戲】
羅北安:的確!這部短篇小說在太精采了,算是黑色喜劇。非常有畫面,這次來看戲就知道我們花多少錢製作,風景實在是太漂亮,我們還有火車車廂。而且不只一 個面向,從左開從右開向後開,兩邊還有風景影片,完全是不一樣的。一定要在劇場裡表演,城市舞台是非常標準的劇院,在台灣很多文化中心都能夠演出。
與段彩華老師簽約後,大家都在籌備時,就傳來段老師過世的消息,吳導也覺得說非常可惜。

問:在前一段節目中,提到這齣戲要看從從、黃迪楊。但你沒演啊!沒有你怎麼會好看?

羅北安:還有其他很好的演員啦,梁正群、范瑞君等。很多非常棒的演員。我自己在年底又一齣劇在準備。吳導實在太忙了,前一陣子他生病,欠了太多人情債,廣告、文章,現在正在還債啦。

問:柯一正也沒演?

羅北安:我也愛演,非常喜歡演戲,不要錢、自己帶便當也要演。對,這次就放過他們兩位老人家。其實,他們倆會演,也是我們的精神領袖。

【從劇場看社會縮影】
問:我們來談談這部,在排練過程中有沒有有趣的?聽說從高雄到台北押解的過程中,有一些意外等等。

羅北安:意外頻傳啊,其實社會的縮影,在很多地方可以出現,在監獄是某一個縮影、醫院急診室是某一個縮影。在車廂內也是啊,大家都會坐車啊,平快車位階不是那麼高。社會現象地縮影在車子內出現,扒手集團在沿線的各地都有出現,有原住民、做小生意的,有非常正義的老先生。

在裡面發生非常多的事情,那梗就在裡面,我覺得最有趣的,不一定是非常好笑或是非常悲情的東西。而是唐從聖從從演的這個角色,是非常多面向的,包括 他為什麼要出來?逃獄?就是他有一個阿嬤老人痴呆狀況不好,他必須要去看他阿嬤。他有許多女朋友,女朋友外號都是水果,荔枝啊、水蜜桃、椪柑,面向非常 多,他是扒手集團的老大,但他對手下非常好。

吳念真導演有趣的地方是他把警察局的世界,寫的比較像公務員,就是好事都我做,不好的事情菜鳥去做。在那個扒手集團,所謂壞人的集團,反而是有情有義,吳導喜歡從不同角度來看這個社會的各種不同面向,是非常好玩的。

問:兩個男生的劇有什麼好看?女生在裡面做什麼?

羅北安:在裡面演阿嬤、演傳教士啊。范瑞君演勸扒手要改過向善、改邪歸正,這過程發生很多很好玩的事,還要他捐錢。

問:在平快的火車上,一個是正義狂人,一個是拐騙神偷;一個是要使命必達,一個是想要脫逃成功,到底誰是溫拿(winner)?誰是魯蛇(loser)?剛剛我們在前一段有講到,演員黃迪揚和從從唐從聖他們的對手戲超有默契,是部幽默人性的劇。

看舞台劇與欣賞電影、DVD是不一樣的感覺,舞台劇是可以在現場與表演者一起呼吸心跳與脈動,每一次演出都是一次經典。羅老師您可否以一個專業的舞台劇編導、製作及演員的角度來看這次的「押解」舞台劇,您會看哪幾個點?

【做你我的戲】
羅北安:我覺得是看人性,吳導最重視的就是人性。他說:「我不是做知識分子的戲,也不是做上流社會的戲,我是要做一般平民大眾、你我的戲。」就像《人間條 件》系列的戲是一樣的,在吳導的戲中,你會看到各種的行業出現,很少有戲劇會講述到扒手跟扒手的世界,你很少會在火車廂裡碰到這麼多的人。

那這麼多的人所呈現出來的人情世故味道,我覺得這是導演吳念真最擅長的,你看他的廣告就知道,30秒就可以感動你,你給他兩個半小時,你又會怎樣被感動?他會讓你覺得這個世界還是溫馨的,吳導就是一個把溫暖帶給大家的人。

除了會看到我們花了很多錢製作舞台的景觀之外,還有演員精彩的表演。除了看李明澤導演導的非常棒的戲劇。

問:除了人性之外,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舞台效果?或是趣味性呢?

羅北安:這次我們使用大量的投影,是連在國外都很少見的。他就是在舞台的平面,及舞台的高處,它呈現了一個車廂外的世界。除了讓你看到裡面的戲,還能看到外面的世界。

【使用大量的投影】
這次製做投影片讓人非常有感覺,有去跟戲的配合,由王奕盛老師影像設計,他以前跟我們合作過《單身溫度》, 非常的有感覺,這次用了大量的器材,不看真的很可惜。

問:那這次除了看到舞台、 道具、演員,還看到影片。

羅北安:對,這次王奕盛他自己坐火車自己去拍沿途的風景,去剪接,在不同的投影幕還可以做排列組合,這位年輕人真的非常厲害。

問:談談導演您自己的戲好了,您說您年底要推出新戲,可不可以透露一下?

【我要做的戲叫 《老王子》】
羅北安:我要做的戲叫 《老王子》, 老王子就是《小王子》變老之後,因為我非常喜歡小王子這本書。

問:改編自《小王子》?

羅北安:是,但這是另一齣戲,就是我對於小王子後來發生的事非常有興趣,小王子不是說要回到他的B612嗎?結果他找了一條毒蛇把他的身體結束,他的靈魂要飛回到那個星球去,但是我就寫從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小王子並沒有被毒蛇咬,也沒有回B612,他留在人類地球的社會,他也結婚了。
他也找到工作了,但你想看看想王子的心態、想法,他要如何在地球活的下去嘛!所以工作就是一個工作換一個工作,他不適應,因為他在裡面所描述的生意人、 學者 、酒鬼,還有社會大眾,他沒辦法忍受。
他在地球也找到他的玫瑰花,但是他離婚了,又結婚、又離婚了,所以他變成一個無法適應社會的一個小王子。然後他變老了,然後他跟人家說我是小王子,但是沒有人相信。

【每一個人的縮影】
那種人通常會結束在哪裡?精神病院,所以戲一開始就是他在精神病院裡面,然後接著在精神病院裡面發生的事情,其實講的是「社會不適應症」!現在台灣真的有 很多,包括年輕人、職業婦女,男生、女生都是一樣的,對於社會不適應的,當然沒那麼嚴重被送到精神病院,但是也有嚴重被送到精神病院的,我希望在精神病院 裡面呈現整個社會。

問:您覺得《老王子》裡面對您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羅北安:還是人性。

問:那您會跟誰對戲?小王子又是誰?您是自己從頭演到老嗎?

羅北安:我自己演老王子。這部戲我就是小王子。小王子從1943年1944年出版之後,假設他那時是10歲的話,我現在大概有80歲。80歲一個老人家在精神病院裡面,與其他精神病患者一起,六個演員、六個角色,我飾演老王子,從頭到尾不講話。
至於其他人,都是不同的精神病狀態,帶著他們自己的故事,其實就跟所有的戲一樣,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就像《押解》一樣,每個人把自己的故事,帶進這個車廂,帶到監獄,帶到急診室。

問:這麼多年來,您在綠光,也參與許多戲劇的演出。您要不要談一談台灣舞台劇未來跟前景,您對年輕人有沒有呼籲、請他們進劇場?

羅北安:劇場你要喜歡才能進來啦!我想觀眾也是一樣,劇場可不可以讓你飛黃騰達? 對不起,它真的不能讓你賺到大錢!但它的好玩就是,譬如說我羅北安,我很討厭只做羅北安。
我希望能夠做其他的人,我希望能夠拓寬我自己、加深我自己。那劇場就提供我演不同的角色,寫不同的人,那觀眾也可以在劇場裡面,看到人生不同的面向。

問:你有感覺觀眾差不多是同一批人嗎?喜歡看舞台劇的人是不是同一批人?
羅北安:還蠻是同一批人的,但是吳念真導演拓寬了另外一批人,從「人間條件」系列,一批從來不進劇場的人,漸漸喜歡劇場,我覺得這是吳念真導演最大的功勞。
主持人:今天非常難得能夠邀請到綠光劇團的團長羅北安老師,來介紹最新的一部台灣文學劇場《押解》,請大家多多支持我們的劇場,謝謝羅老師。

羅北安:謝謝!

 

回到本頁標頭   回列表頁




 
媒體報導
近期活動資訊


綠光Facebook
綠光pixnet部落格

近期演出行程
再會吧北投2.0
時間:2022/10/14
地點:衛武營國家歌劇院
購票資訊 》
再會吧北投2.0
時間:2022/10/28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
購票資訊 》
再會吧北投2.0
時間:2022/12/3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購票資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