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關於劇團 歷年作品 綠光商城 戲劇推廣 加入綠光 綠光知識
首頁 > 最新消息 > 媒體報導列表 > 4千萬票房歸零,卻還想掏錢助人...紙風車劇團借錢也要拚,不願再失去任何人/商業周刊
媒體報導
2020-05-24 4千萬票房歸零,卻還想掏錢助人...紙風車劇團借錢也要拚,不願再失去任何人/商業周刊

4千萬票房歸零,卻還想掏錢助人...紙風車劇團借錢也要拚,不願再失去任何人

商業 周刊 /  2020年5月2日
 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模仿劇團名作《唐吉軻德》主人公,舉起長矛的經典動作。 (攝影者:陳宗怡)
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模仿劇團名作《唐吉軻德》主人公,舉起長矛的經典動作。 (攝影者:陳宗怡)

作者:游羽棠/商周

「這是勵志節目嗎?」「這叫臨終節目,因為我們劇團快收了嘛,這是一個沒有未來的節目。」(眾人大笑)

4月25日,星期六下午,本因COVID-19而應無人的紙風車劇團排練場,卻聚集了近50人密密麻麻地圍成一圈。

排練場中搭起簡易綠幕、擺起沙發,眾人屏息盯著坐在上頭的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綠光劇團團長羅北安及嘉義縣長翁章梁。只見李永豐一下引導翁章梁說出從未公開的敗選秘辛,一下跟老友羅北安嬉笑怒罵。

 

三個年紀加起來快200歲的中年男子並非老友敘舊,而是為了紙風車近期推出的網路節目《綠光返笑日》錄影。

臨老當網紅,「泥菩薩過江」也想救人

踏入劇場至今40年,首創全台368鄉鎮市區巡迴演戲給小朋友看、也曾製作場場爆滿的《人間條件》系列舞台劇的李永豐,他選在這時,從上百平方公尺的舞台,跳進只有五、六吋的手機螢幕,並不是想臨老當網紅,而是為了造一艘船,拉起表演藝術界的同伴,挺過風暴。

自一月底疫情爆發,從美國百老匯到台灣兩廳院,大大小小藝文演出陸續停擺。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張敏宜透露,紙風車劇團六月底前所有表演取消,收入瞬間歸0,但每個月光人事、場租就要燒掉548萬。而且,該劇團並非個案,明華園、朱宗慶打擊樂隊等知名藝文團體,幾乎是同樣慘況。

雖然李永豐直嘆「這叫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但他卻不選擇獨活,而是想拉著表演工作者、舞台技術人員一起活下去。

「我們(紙風車)還可以撐到12月,但這些(劇場界的)年輕人不行,他們來台北工作,一個月(收入)三萬多,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沒收入),開銷就不夠了,這樣不行。」

他的算盤是:由他引入資源,搭起平台,讓表演工作者能繼續透過表演,維持收入。

搭平台、籌錢發獎金,紙風車不願獨活

三月初,李永豐與團隊在Youtube上搭起「返笑日」平台,鼓勵劇場工作者即使沒演出,也要在家磨鍊表演。不限制資格、不論是否曾和紙風車合作,只要投稿一分鐘以內影片,入選就給3千元獎勵金。每月、每季、每年,並會再評選最佳影片,額外給予獎勵。

截至4月23日,紙風車已收到223支投稿影片,其中逾1/3的影片獲選,已發出23萬4千元。

不是已經收入歸0,怎麼還有錢「濟世」?

他笑說,從2006年巡迴台灣各鄉鎮演出兒童劇開始,收穫之一便是結識許多志同道合、支持他們演戲給孩童看的朋友。例如股價250元的砷化鎵大廠穩懋董事長陳進財,2019年EPS4.48元的致茂電子董事長黃欽明,都是他口中的好兄弟,甚至採訪這一天,他還一直要張敏宜記得幫他約全聯董事長林敏雄餐敘。

這次紙風車面臨空前危機,這群兄弟同樣願意伸出援手;而且他們不只要幫助紙風車,更是認同李永豐理念,藉由資助「返笑日」,對所有劇場工作者雪中送炭。

只是,明明紙風車也已經0收入,為什麼不把資源留給自己就好?

「因為只有你活著沒有用,其他人都死了,你也混不起來。」李永豐表示,劇場是團隊合作,一場演出,不只需要演員,還要舞台、燈光......等人員共同成就。所以,獨活沒有用,假使演員、技術人員都在疫情期間迫於生計而轉業,等疫情過後又要重新訓練。

「如果我(紙風車)撐到十月,那這些人(表演工作者)先死,就沒意思。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活,大家一起活。」李永豐一再強調。

他回憶,2003年SARS疫情,就讓劇場界流失不少優秀的年輕表演工作者。「你如果(疫情)超過半年,這些人就不見了,你要(拉)回來,要用好幾倍力氣。」

因此,李永豐募得大筆資金後,第一反應不是把錢留給紙風車,而是把資金投入劇場界,希望多留一個是一個。

他以喝水比喻:「現在有一瓶水,你只要喝1/3,可以維持兩天,那我給你1/3,我自己也喝1/3,大家都可以活兩天。等第三天,我再去找一瓶水,大家再分,我們就不會死了。等到最後水來了,我們不是就一起活起來了?我們在跟時間賽跑,我們一起活下去。」

左起羅北安、翁章梁、李永豐,正在錄製《綠光返笑日》節目。 (攝影者:陳宗怡)
左起羅北安、翁章梁、李永豐,正在錄製《綠光返笑日》節目。 (攝影者:陳宗怡)

不只是救急,劇場界的數位轉型契機

只是,李永豐想的,不只救急,其實更是藉此培養表演工作者在5G時代的生存能力。

「現在(不只是)世界大變啊,是『世界變大便』誒!」李永豐坦言,一直都知道劇團未來的競爭對象是手機,但過去沒急迫性。如今,疫情迫使他必須帶著演員們正視數位轉型的挑戰。

因此,這次製作「返笑日」李永豐放手讓年輕人嘗試,「我下去做就變成我的節目……,我成長沒有用,我快死了,可是他們才20、30歲,學到的東西,會變成他們的。」

但,從空間感開闊的劇場走進框架明顯的手機,無論肢體、說話,乃至攝影運鏡、後製,處處都是學問。「他媽的......太困難了啦!」李永豐坦言,「實驗一直失敗,但失敗就是一種學習,舊有經驗不足以讓你成功,所以你必須開創新思維。就是每天失敗啊、每天改變啊。」

在摸索表演方式的同時,李永豐也在思考返笑日平台可行的生意模式。包括未來可能直播賣商品、置入、贊助等等,讓平台不用只仰賴他人善意,而能自己滾動出財源。

只是,嘴上雖然喊苦,而且一直強調自己「沒有要扛起表演藝術界」,但被戰友們稱為「唐吉軻德」的李永豐,願,卻越發越大。

連技術組都要顧 盡最大力量讓所有人活下來

「我4月16號早上七點多就接到他(李永豐)電話,他沒頭沒尾的要我把Leo(一位燈光設計師)他們都找來,整個人很澎湃。一直說『我覺得這樣不行、我覺得這樣不行』。」在李永豐身邊工作六年的紙風車文教基金會演出行政經理何莞婷回憶。

原來,4月中,李永豐聽說一位紙風車長年合作的燈光設計師,迫於生計,考慮去當外送員,大為震動,心想:我是不是也該為幕後人員做些什麼?

他說明,培養一位專業燈光設計師至少要10年,「這些人走了是國家的損失,要把他keep(留)住。」

因此,紙風車找來這群40歲以下、有家庭負擔的技術工作者,包括:燈光師、舞台監督、音響工程師……等等,決定給這群人每月三萬元薪水,但什麼都不用做,只要來紙風車上課,加值專業能力。

「我叫吳靜吉(政大名譽教授)來上課,上英文會話、寫作,還有美學、藝術史、當代藝術環境趨勢。只要你來上課,我就付你錢。」李永豐表示。

「這完全是非常佛心...算劇場界的創舉吧!李永豐先生不只想到自己劇場沒收入,還想到我們這些合作演員,甚至業界演員沒收入怎麼辦?」曾多次投稿返笑日平台,有七支影片獲選的自由工作者鄒宜忠認為,這平台就像李永豐給演員們的釣竿,他慶幸自己嘗試了不同表現形式,未來也考慮發展Youtuber副業。

目前,紙風車和綠光劇團兩個頻道加起來訂閱人數約一萬人,還稱不上成功,李永豐也坦承,必須盡快突破現狀,才能走上預期的盈利模式。

「怎麼辦?你要我做脫口秀還是脫褲子我都可以。我沒有底線啦!你知道現在做的不是為自己,是為別人,就沒有底線。」李永豐不改戲謔本色,但說出真心話。

拚到最後一刻 「如果最後劇團解散,那就再來一次 」

在疫情海嘯下,無論大劇團或個人工作者,同樣面臨謀生、找出路的迫切需求。李永豐用自己的人脈、資源,搭建一座保護傘,想為表演藝術工作者遮雨。

雖然不知道這把傘能撐多久。但李永豐引述紙風車經典劇碼《唐吉軻德》的台詞說:「身為一個英勇的騎士,本來就該幫助別人,哪怕千年的惡魔從大地甦醒過來,我依然勇敢地舉起長矛向他挑戰。」講完文謅謅的台詞後,又切換回他最熟悉的國台語聲道,大聲地嚷:「拎北就跟他拚了啊!」

 

回到本頁標頭   回列表頁




 
媒體報導
近期活動資訊


綠光Facebook
綠光pixnet部落格

近期演出行程
人間條件六-未來的主人翁
時間:2020/10/16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購票資訊 》
人間條件六-未來的主人翁
時間:2020/10/17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購票資訊 》
人間條件六-未來的主人翁
時間:2020/10/18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購票資訊 》